六六闪读 > 轻の小说 > 失恋后,原本冷淡的青梅竹马变得像砂糖点心一样温柔甜美 > 第二卷 七夕中的幻影 第4章 意识时而焦躁不已

第二卷 七夕中的幻影 第4章 意识时而焦躁不已

推荐阅读:东京喰种【好消息】我的不起眼未婚妻在家有够可爱有谁规定了现实中不能有恋爱喜剧的?你是我的后悔——regret你喜欢的不是女儿而是我!?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安达与岛村獠牙千金 史上最强佣兵,成为史上最暴虐大小姐,称霸第二次的世界最喜欢的前辈小巧又可爱,所以想每天让她害羞三次偏爱管家的恶魔报告


  
  
  
    六月已经过半,季节正式进入夏天。学校也安排了校服的换季更替,为迎接下旬的运动会,相应的准备变得更加频繁。不仅限于体育课的时间,随着日期的临近,放学后的会议和练习也逐渐增多。我们月丘高中在校风上比较重视传统和活动,因此会相当遵规守矩地去迎接活动。因此,每逢这样的活动临近,对于像我这种消极处世的乖僻分子来说,会比平时还要懒得去上学。「唉,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裹在身上的毯子被扯走了。睁开眼睛抬头一看,身穿校服的心爱像是在蔑视我一样正站在那里。「……说什么呢。我刚才就醒了。就是不想从被子里出来而已。」「唉唉,又说些歪理。那样的话就赶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哦。」「唔」听着心爱的唠叨,我勉强支起了懒散的身体。然后,就在我的上半身又要仰倒的时候,心爱一下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拉了起来。「你怎么还想睡回笼觉啊。」「你不知道睡回笼觉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吗?」比起一开始睡的六小时,回笼觉睡的三小时感受到的幸福度更高。那正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幸福。倒也不算是恢复疲劳,连续睡三四次的话,会由于过度睡眠而头痛,这是一大弊端。「今天若是假日的话,倒是可以沉浸在那样的幸福中。很遗憾,今天是平常要上学的日子。我们有去学校的义务。」「我并不觉得那比回笼觉还重要。」「那你就继续睡。我既不会给你准备早饭,也不会给你便当,更不会给你做晚饭。限你10秒以内。1—、2—、3—、4—……」不好,那样的话就不好办了。现在对我的生活来说,心爱做的饭已经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了。既便宜,对身体也好,味道无可挑剔。米饭和味噌汤,不可或缺的心灵故乡。——但是,我稍稍冷静地进行了思考。这样长此以往没有问题吗。「5—、6—……」心爱还在继续计时——「那样的话,我从今天开始自己做饭吧。」我一边支起上半身一边说道。「欸?对、对你来说回笼觉就那么重要吗!」「不是。就是觉得,一直让心爱做饭不太合适。说到底,你是因为我过于消沉而主动过来做饭的。可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欸?欸?虽、虽然是那么回事……」「况且,你也教过我做饭了。简单一点的我自己也能做出来。」多亏心爱的传授,我学会了做饭。就算不过那种依靠营养辅助食品,讴歌暗黑世界式的饮食生活,也能吃到营养均衡,味道不错的文化产物。虽然和心爱相比,我的技术还不熟练,但只要多花点时间,我觉得还是能做出能给别人吃的饭菜。「……」「怎么了?」「……没、没关系的!一人份和两人份基本没什么区别,我们共享食材的话,购物时也更方便更有效率!」「不,虽说是那么回事。可是,相比于做一人份,两人份做起来更麻烦吧?购物也是心爱更会精打细算,不需要我参与。即便是如今,不也是你在为我做便当吗?」「我、我这么做也不是不情愿……倒不如说,是我自己想做,顺手就做了……唔、唔……」心爱红着脸,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嗯,看起来……这不是在逞强。既不是逞强,却还是对我的话不太想接受的意思——哦哦。「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我也开始做饭。不仅是我们一起吃,饭也一起做。就算我想帮忙,心爱也把绝大部分都包办了。所以说,我想提议设置一个我给心爱做饭的日子。」「原来如此,悠要连同我的份一起……欸,悠说要给我做饭吗?」「就是那么回事。怎么样?」「那、那个……呃,这是……难不成,连便当也……那个……」心爱的脸再次红了起来,嘴角欣喜地翘了起来。她能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但她这反应也太好懂了吧。心爱念念叨叨地陷入了思考模式。可能也算是混乱模式。不过,看她这样子,应该也不需要听她回答了。不管怎么看,心爱都显得很高兴。我起身之后,为了换上校服,伸手准备脱下睡衣的上衣。「啊!等、等等!我还在这儿呢,你怎么就准备换衣服了!」「无所谓吧,被你看了也没什么。反正我不在乎。」「我在乎!总之,我要去把早饭摆好,你换完衣服之后就赶快出来!」心爱的脸显得更红了,她慌忙离开了房间。偶尔像这样捉弄心爱,她会表现出很有趣的反应,让我不由地就想开一下玩笑。虽然我知道这样有点欺负人。「不过,也不能这样一直单方面领受心爱的好意。」必须要做出改变。哪怕是一点点。不管是生活,还是恋爱。那样的话,对学姐,对心爱,都是一种诚实的表现。为了她们两人,我必须尽快迈出脚步。——必须要,向前迈出脚步。◆虽然想法是这样。「话说起来,悠。」吃完晚饭,我清洗碗碟的时候,正在玩游戏的心爱主动向我搭话说道。「怎么了?」「……那个」「嗯?」「不,就是……」「?」「那个……」心爱像是窘于开口一样,半天都没完整说出一句话。她那样子与其说是忘记了具体该说什么,更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无法下决心说出来一般。「……不,没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是说了嘛,没什么!别管那么多了!」「既然心爱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不,她这绝对有什么话想说。……不过,心爱想说的是什么,我大体能猜到。头巾。我们高中有个怎么看都很符合青春期学生喜好的传统。运动会的时候,参赛学生会缠着头巾,有心上人的女生会借来那个男生的头巾,以刺绣的方式将那个人的名字缝在上面。反过来,如果男生想传达心意的话,就会请求女生帮忙缝上名字。如果原本就是恋人的话,那就更不必说了。好像还有不少男生会为女生在头巾缝上名字。「那个啊,心爱。」「怎么了?」「那个嘛……」「……?」「……不,没什么。」「到底想说什么啊。」心爱放下手里的游戏手柄,朝这边转过了头,用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瞪着我。「怎么了。」「我都说了,没什么。」话虽如此,但很难说出口。若是误会的话会很尴尬,搞得像是在催促人家一样。况且我们又没有正式交往,若是为此而请求她的话,感觉有些厚颜无耻。我知晓心爱的心意,现在还没有做出回应。根据不同的角度来看,我那样也像是明知她不会拒绝我,故意强制她那么做一样。不不,或者说像这种情况,是不是应该我这边主动请求她与我交往呢。可是,和学姐交往的那段时间,一直都是由学姐进行主导,基本没有什么需要由我来做决断的事。回想起来,在我至今为止的人生里,根本没有多少由我控制主导权的恋爱经历。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双方都陷入了沉默。若说心爱现在的反应,她一直紧紧盯着这边。像是在等候着我下一句话。像是早已准备好接下来想说的话一样。………………◆「……」我紧紧盯着悠。像是要催他说出下一句话一样。保持着这个样子,说不定会让他说出刚才正准备说出口的那句话。但是,悠一直没有说出下一句话。……真是急死人。悠。不,只要我自己说一句“把头巾给我”就可以了。悠从刚才就想让我这么说。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的想法,但一定是那样。有好几次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忍了回去,像这样想说又说出不口的话题,恐怕也只有那个了。就算搞错了,悠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拜托。所以不可能被拒绝。说出来吧,没问题。虽然这些我都明白……「悠!Ha!」(译注:头巾—钵巻き的首音 Ha)「Ha?」「……饭后,你还是刷刷牙比较好。」六六闪读 663d.com
    
    

本文网址:https://www.663d.com/xs/34/34925/217473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663d.com/34/34925/217473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