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闪读 > 武侠仙侠 > 剑来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登顶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登顶

推荐阅读:大道纪九天剑主灵气复苏,我从种田开始修仙妖孽修真在山村妖龙古帝超品渔夫万神主宰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一号狂枭人道大圣





年轻道士坐在小竹椅上,背后便是一座落魄山,这就叫有靠山!仙尉蘸了蘸口水,翻过一页书。不知不觉,雪白的纸,漆黑的字,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道士一抬头,原来日落西山了,天边犹有红彤彤的火烧云,还在依依不舍,眷念人间。袖里有书真富贵,今日无事小神仙。光阴长河作道场,我与日子如游鱼,一并优哉游哉过。巡山完毕,都已经将那忙碌一天的太阳公公送到家门口啦,小米粒来到山脚这边,扯了扯斜挎包裹的绳子,试探性问道:“仙尉道长?”道士仙尉心领神会,点头笑道:“马上收工。恰好得闲,都嗑。”这是独属于他跟小米粒之间的谜语。唠嗑也是磕,嗑瓜子也是磕。落魄山到底不是寻常山头,迎来送往,算不得如何频繁,即便偶有待客,都非俗人。闲的时候是真的闲,忙……也忙不到他嘛。山主大手笔,直接将那座香火山划拨给了仙尉与新收弟子,作为“开山”的道场,近些时日,道士仙尉和林飞经都在山那边扛锄头、提簸箕,腰别柴刀,忙忙碌碌,合力修桥铺路,渐次建造行亭,搭建茅屋……简陋归简陋,不用那么讲究,可到底是“自家门户”的添砖加瓦,反正怎么瞧都是心生欢喜的。仙尉没有跟霁色峰泉府的账房先生韦文龙索要一两银子,凭借担任看门人的那份俸禄,绰绰有余,何况周首席每次登山,岂会没点表示?男人嘛,钱袋一鼓,腰杆就硬,贫道如今不清贫,知道自己是财主!暖树捎来话,说是山主老爷的意思,仙尉道长近期可以多去香火山,忙碌大事要紧,山门这边,无人看管,不妨事的。仙尉最擅长跟客气人不客气,立即虚心接纳山主的建议,在那香火山,与那便宜弟子在劳作间隙,暂作休歇,就着咸菜嚼着干粮,耳畔是溪水潺潺声,与徒弟在山花间,对酌一壶糯米酒,环顾四周,总觉得每日都是气象一新的好时节。落魄山上,没有不喜欢小米粒的,但真要说谁跟小米粒唠嗑最多,较个真,算一算那闲聊的字数,还真就是看门的仙尉道长最多了,没有之一,估计暖树和陈灵均都比不上。仙尉是真心喜欢跟小米粒聊天,每次都饶有兴致,从无半点厌烦。以至于连陈灵均和白玄都佩服不已,仙尉不去开馆蒙学真是可惜了。小米粒也会在巡山期间,将那些灵光乍现的奇思妙想,攒着,余着,到了山门那边,拿出来跟仙尉道长分享。偶尔会跑掉几个,往往下次巡山,就会捡起来了。一大一小,话赶话,就这么脚踩西瓜皮似的闲聊,一个没什么忧愁,一个没什么心事,聊啥都是眉头舒展,懒洋洋的。仙尉与庄稼汉般双手插袖,袖子里掌心相叠,“我们的忧愁,往往是昨天带来的,而顾虑,往往是担心明天如何怎样。就算世上真有长生方,又如何解决昨天已经过去的事,明天尚未到来的事。佛家说除心不除事,我辈俗子,总是知易行难,如何做到真正让物随心转呢。”小米粒摇摇头,一本正经道:“仙尉道长,你是在山里边修行高明道法的神仙唉。”年轻道士舒舒服服靠着小竹椅背,微笑道:“莫非小米粒有锦囊妙计,赐教请赐教。”小米粒笑哈哈道:“那你可就问对人喽!”若是问我该如何修行仙家法术,对不住,哑巴湖的大水怪,只会闯荡江湖,可要说怎么跟不开心打架嘛,哦豁,确有几分心得!黑衣小姑娘双手托腮,眨了眨眼睛,高高的山,弯弯的水,胖乎乎的白云,大肚皮的青天……真正的心里话不必打腹稿,“昨天的忧虑和不开心,都是米粒儿小的,一丢丢大,把它们放在今天这个高高兴兴的大碗里,吃掉,填牙缝,再把碗搁在明天这个大桌子上边。”年轻道士轻轻抚掌,赞叹不已,“是了是了,吾辈勿以有限身,供奉人间千万愁。”小米粒又递过一捧瓜子,仙尉接过,笑道:“我也有一只碗,只不过没有带在身上,留在祖宅那边了。”杯酒在手,大事如芥子,嗑着瓜子,小事似苍天。小米粒揉了揉脸颊,欲言又止。仙尉爽朗笑道:“贫道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也有家乡,有祖宅。”小米粒嗑着瓜子,低声道:“仙尉道长,裴姐姐说你当年尚未发迹,龙游浅滩那会儿,给抓去了土匪窝当账房先生。裴姐姐还说是那位膀大粗圆的女当家的,孔武有力,她贪图你的……美色,想抢你当压寨夫君呢。裴姐姐还说亏得你拼死不从,用了好多计谋,假装说自己是进京赶考的举子,以后金榜题名了肯定回来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轿将她迎娶回家,才让那位女当家放过了你,离别之际,你挥毫泼墨,给寨子留下一副墨宝,是那‘天道酬勤’,土匪们大声叫好,声震云霄,当家的将你送下山,梨花带雨呢。真的么,故事曲折,精彩精彩。”仙尉赧颜,听得一阵头大,“糗事糗事。”有些是小黑炭当年添油加醋了,有些则是真的,比如那位当家的,其实英气勃发,貌美如花。至于山盟海誓,自然是没有的。小镇俗语形容一件事没啥意义,便会说句“没明堂”。富贵之家的正厅大堂,都会悬挂匾额。一个下山剪径的土匪窝,若是悬挂“天道酬勤”,每天用以自勉。仙尉道长,你都不考虑附近百姓、过路商贾的感受吗?仙尉想起一些往事,轻声说道:“说是土匪窝,其实就是被世道赶到山上去才能活命的人,拦路谋财是有的,害命则无,得了钱,土匪们还打欠条呢,贫道走南闯北那么多年,独一份。寨子打劫最多的,就是那些辞官归乡、宦囊鼓鼓的大老爷,呵,动辄雇佣百来号人,浩浩荡荡,你能想象吗,那些官员卸任交印,别说衙署里边的桌椅,连窗户都给你拆走搬回家的。记得寨子一直想要攒钱,等到还了债,就筹建一个响当当的江湖门派,做那走镖营生,每次喝酒,聊起这个,男女老少,眼睛里都有光彩。”小米粒双手托着腮帮,听得入神,竖耳聆听仙尉道长将那段过往的娓娓道来。再看了眼天色光景,仙尉抬起袖子,轻轻抖了抖,闭上眼,伸手掐算起来。摆摊算卦,能掐会算,铁口断金,这可是云游道士行走天下的傍身技艺。小米粒疑惑道:“仙尉道长,做啥子。”仙尉缓缓睁开眼,一本正经道:“算一算,今日饭桌有无青椒炒火腿。”小米粒翻了个白眼。仙尉拍了拍肚子,哈哈笑道:“民以食为天,可不能糊弄自己。”小米粒突然说道:“再算一算,有没有焖笋。”仙尉问道:“右护法要是开口点菜,老厨子还不屁颠屁颠的拿出十二成的功力?”小米粒解释道:“钟第一没个眼力劲,一天三餐加顿宵夜,顿顿点菜,都把老厨子给惹毛了,我就不去火上浇油了啊。”再说了,老厨子私底下隔三岔五就会给她和暖树姐姐送各色糕点,多得连它们的名字都快记不住了。仙尉使劲点头,实则无比感激钟倩这位叼牙签的大爷,若无他的迎难而上,仙尉跟郑大风就没办法顿顿开小灶。山路上,缓缓走来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仙尉早已见怪不怪,只是不能失了礼数,跟小米粒一同站起身。来到山门口,青年伸手指了指距离落魄山很近的山头,自报名号,微笑道:“远亲不如近邻,我来自天都峰。姓陆名神,道号‘天边’。”仙尉打了个稽首,“幸会幸会,贫道玄虚,忝为落魄山门房,见过陆道友。”“天边”是吧,小子的道号也不差,玄虚,看谁亮出的道号更有气势。小米粒却在好奇,一贯勤勤恳恳的编谱官怎么没有现身。陆神不动声色稍稍侧身,脸色如常,“玄虚仙长与落魄山,真是相得益彰,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山不在大有道即显。”仙尉一下子接不上话了,这种溢美之词,有点过分了。按照郑大风的说法,就是火候,注意火候。陆神开门见山道:“今日拜访落魄山,是有一事相告,希望道长能够尽快转述给陈山主,杏花巷马苦玄有一亲传,既是开山弟子又是关门弟子,此人就是小镇当地百姓。至于其余几个在外边收取的徒弟,都是马苦玄的障眼法。至于此人姓名,实在是不能多讲。”仙尉听得一头雾水,还是点头答应下来。魏檗紧跟着陆神来到山门口。陆神说道:“见过魏神君。”魏檗神色不悦,“不敢当。”陆神以心声说道:“前些年崔国师莅临天都峰,跟我有过一番推诚布公的言论。”六六闪读 663d.com

本文网址:https://www.663d.com/xs/0/1/264011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663d.cc/0/1/264011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