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闪读 > 武侠仙侠 > 剑来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借书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借书

推荐阅读:名侦探世界的武者白骨大圣人住超神,渣在诸天拯救诸天单身汉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道界天下女富婆的神级村医龙王医婿史上最强炼气期迷踪谍影





刘飨看了眼那条上山如通天的神道,笑道:“魏神君,陆家主,你们继续聊你们的正事,我们喝我们的茶就是了。”陆神略显尴尬,陈平安又不在山中,与魏檗聊再多也没意义。此次出山,提及马苦玄的嫡传,本就是卖个便宜给落魄山,并无更多正事要聊了。何况陆神见不都不想见到郑居中,更何谈与之同桌谈事,太过损耗道力了。至于“刘飨”,陆神在年少时就需要每年参加过陆氏家族住持的一场古祭礼,还扮演过几次登坛吟诵祝词的升歌道士,主祀承受香火的神位主版所写名讳,便是“刘飨”的神号真名。刘飨好像偏偏不愿意就此放过陆神,“看书有看书的家学,治学有治学的门道,白日行凶,拦路打劫,陋巷杀人。都要好过一个人的白天作佛晚上当鬼。”就像地主当面敲打佃农,形势不由人,陆神闻言只得落座。刘飨加上郑居中,当他们联袂出现,搁谁见着了都要一个头两个大。陈灵均听得迷糊,瞥了眼魏夜游,不愧是来自披云山的好兄弟,与自己一般如坠云雾中。魏檗却是惊讶刘飨为何会跟郑居中一起现身,更好奇他们此行,双方有无主次之分,又是要跟陆神“讨教”什么?一听贵客要喝茶,小米粒让他们稍等片刻,她撒开脚丫就去煮水,仙尉道长也去取老厨子亲手采摘、炒制的头采野茶。山脚摆放一张桌子,刘飨自然而然坐在了背对落魄山的主位,山主不在家中,魏檗代为做东,郑居中坐在魏檗对面,陆神便与坐北朝南的刘飨相对,敬陪末席。青衣小童刚认了门便宜亲戚,白白涨了一个辈分,这会儿正忙着咧嘴傻乐呵,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一桌子的暗流涌动。魏檗跟陆神相看两厌,但是对待刘飨这般存在,一尊位高权重的山岳正神,一位勘验天道五行的阴阳家,却要远远比寻常修士更为礼重。见到浩然天地显化而生的刘飨,何尝不是一种千载难逢的“见道”。就像商贾发牢骚,说自己这辈子还没见过大钱呢,然后就见到了活生生的刘聚宝。刘飨就在身侧,魏檗虽然略显拘谨,可还不至于噤若寒蝉,既然刘飨有意旁听,魏檗就乐得帮助陈平安跟落魄山与刘飨借取几分势,魏檗呵了一声,继续先前的话题,“‘屺’,好个陟屺。”屺字寓意山石嶙峋,穷瘠生硬,草木稀疏,生气不盛。按照山上的说法,属于“空山”,与“直水”类似。依循风水常理,落魄山此地大而空,便不容易聚气,不宜开辟为大道场,或是一座空山耗费炼师之精神,或是道人需要拿极多外物、异宝填补窟窿风水空缺,总之就是炼师与道场容易相冲,既然如此,这般道场,买来何用?陆神说道:“表面上,此山实属鸡肋,故而不入寻常炼气士的法眼,不过长远来看,与陈平安的命格,却是相契合的。”魏檗讥笑道:“陆尾好歹是位仙人,为何不先将落魄山落袋为安?退一万步说,陆氏有先手优势,怎么都该广撒网才对,别说是落魄山和天都峰,连那跳鱼山、扶摇麓一并收入囊中,在南边连成一线,又有何难?道理说不通。请陆家主赐教。”当时的大骊皇后娘娘南簪,真名陆绛,她还没有成为中土陆氏的弃子,在朝廷极为得势,有至少半数谍子都归属她管,那会儿谁都会觉得这是先帝的一种制衡术,绣虎管理朝政,藩王宋长镜负责边军,南簪打理谍报,三者当中,又会相互掺沙子,再加上还有那些上柱国姓氏……总之就是不允许有任何一方势力坐大,有机会独断朝纲,擅权专政。一百件事情,历史可以解释清楚九十九件,但总有一件事情,属于创造新的历史,供后世借鉴。陆神摇摇头,“做不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刘飨笑着代为解释道:“陆尾曾经被齐先生狠狠收拾过一顿,理亏且心虚,再不敢将手伸得太长。等到绣虎全盘接手此地,陆氏再想做点什么,就得愈发看人脸色行事了。比如陆神想要以天都峰作为落脚地,再起炉灶,就必须先行问过绣虎的意思,可以,就登岸宝瓶洲,不行,就要打道回府,另寻机会。”陈灵均听得咋舌,那头绣虎,原来行事如此霸道的?记得上次双方见面,还蛮好说话啊。难道是国师见自己根骨清奇,便青眼相加,格外优待?郑居中好像对这些谈话内容并不感兴趣,只是看着那张桌子。其实先前在乡野道上,郑居中并未截留赵树下的心声,只是与魏檗大概解释了几句,大意是说身边刘飨想要去看看陈平安的学塾,魏檗当然信得过郑居中。问题是即便信不过,又能如何,魏檗只能是等到陈平安返回,再提及此事,让陈平安自己头疼去。刘飨看了眼陆神,“做不到是真,不过‘心有余而力不足’,则是一句反话,力有余而信心不足才是真。我猜崔瀺当年走上天都峰,找到你,肯定是崔瀺早就心里有数,赌你不敢赌。比如崔瀺会故意劝说你,让陆氏豪赌一场,押注宝瓶洲,成了,由他来帮你对付邹子?你果真不敢赌。只能是帮助崔瀺盯着陈山主的游历足迹,宝瓶洲,出海,剑气长城,桐叶洲,书简湖,北俱芦洲……就像个顶替林正诚的新任阍者,崔瀺和大骊朝廷还不必掏出一笔俸禄,就可以无偿使唤一位飞升境圆满的阴阳家大宗师,陆神只会比他更留心邹子与陈平安的每一次接触。”陆神默不作声。今天这张桌上,容易说多错多。魏檗心中叹息一声,若是陆神当年敢赌肯赌,有中土陆氏这一助力,当年宝瓶洲南方老龙城和中部大骊陪都两场战役,估计只会让蛮荒更吃痛?陆神之所以没有点头,当然是不认为绣虎有与邹子掰手腕的实力,绝无可能。陆神当时无比笃定一事,你崔瀺再厉害,两百岁的道龄就摆在那边,没有可能有资格跟邹子平起平坐。反正已经落了座,既来之则安之,陆神一边揣测郑居中此行所求的真正心思,一边问道:“当初陈山主往南走,是发乎本心,还是高人指点?”魏檗摇头说道:“陈平安从没提过此事。”陆神本就不是询问魏檗,只是寄希望于刘飨在这件事上边多说几句。落魄山开山之初,陈平安虽然得到大骊朝廷的地契,的确不宜在山中久居,容易剥啄元气。只因为当时就是陈平安最为气浊神弱的阶段,既然山中水土暂时不养人,他更养不了山,只会相互连累。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暂时离开落魄山。常人都觉得少年的那趟送剑,去剑气长城见宁姚,是唯一的缘由。陆神自然能够看到更深一层,定然有高人指点,才让陈平安那么着急离开小镇。陈灵均神色微动,魏檗眼神瞬间凌厉起来,陈灵均委屈万分,魏夜游唉,我又不是个傻子,这种家事也能跟外人说?事实上,陈平安南下之行,确实大有讲究。药铺杨老头亲自出面,请下了落魄山的李希圣帮忙算了一卦,便有了“大道直行,利在南方”的说法。(注1,192章《下笔如有神》)刘飨感叹道:“万年又过一万年,人间崭新一部书。如何断代,界定开篇,就是治学与修道的大学问。”“只说在这件事的见解,你们陆氏和云林姜氏,都不算后知后觉。虽说还是有几分误打误撞的嫌疑。”“人间那部被誉为群经之首的第一卦,便是乾卦。陆神,你对此有何高见?”堂堂陆氏家主,竟然就跟蒙童被夫子考校一道题目似的。陆神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酝酿措辞,缓缓说道:“主客双方势均力敌。存在四种之多的显隐各半。第一,整个人间,就只有在骊珠洞天之内,远古神道与如今大道,才算均衡。是一种隐藏的、甚至是颠倒的主客关系。与此相对的显,则是小镇作为真龙陨落之地,又是一种与外界针锋相对的显隐颠倒,三教一家不得不通过四件重宝来压制真龙气数。第二,未来的陈山主跟东海水君在当时结契,是一显一隐。第三,桌上某人跟所有其他人,是一隐一显。这个‘某人’是谁,当年谁都不清楚,恐怕连药铺那位,身为摆桌子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花落谁家。”昔年小镇一口铁锁井,用以用以禁锢“孽龙”。大雪纷飞夜,困龙终得水。她在泥瓶巷,偷偷与陈平安结下平等契约,表面上成为宋集薪的婢女。王朱既以宋集薪这位龙子龙孙的气运作为食物,“稚圭”又如凿壁偷光,窃取、蚕食隔壁陈平安的气运。“说是注经也好,说是解卦也罢,齐静春都是第一个真正勘破天机的人,就是需要为之付出的代价,确实大了些。”“陆掌教的解法,与天为徒。可算第二。”“崔瀺则不管‘人’,只对‘事’,他负责棋盘收官。倒数第一,反成另类的第一。”一直耐着性子听陆神“训诂”,刘飨笑道:“陆家主就只有这些‘高见’?”郑居中终于开口六六闪读 663d.com

本文网址:https://www.663d.com/xs/0/1/264102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663d.cc/0/1/264102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